歷史封塵了的愛情!93歲老奶奶「尋找初戀77年」,遠赴台灣只為再看一眼他的名字:我愛你,又怎能輕易忘記!

2014年,有一位93歲高齡的老人來到台北桃園機場,手裡拿著包,這個包對她意義重大,因為裡面承載了她這一生最重要的一件物品——她和初戀的合照。

彼時的她,左眼受傷幾近失明,身體狀況也不是很好,這片土地對她來說親切而又陌生。這趟從重慶到台北的旅程,對93歲的張淑英來說,遙遠而漫長。然而她所做的這一切只是為了去看一個人,準確的說是去看一個名字,一個讓她刻骨銘心了77年的名字———鍾崇鑫。

年輕時的張淑英

一段愛情的保鮮期有多久呢?

許多人說是三年,又有人說是七年,鮮少有人能篤定地說出幾十年或者一輩子,這樣的答案,但今天我們要講的故事,是一段塵封了77年的感情。

似乎只要是真摯的感情,便經得起任何文藝作品的錘鍊,她與他的故事被拍成了記錄片,又成為攝影作品,輾轉又在此刻提起。

一份埋藏了70多年的感情

從她14歲成為他的新娘,到兩年後他的英勇奔赴前線,再之後領到撫恤金的悲傷與顛沛流離,從沒有一刻,她想要忘懷這段感情。

時隔多年後,老人或許是平生唯一一次到台灣,親眼看見對方的靈位,幾乎暈厥,她和逝去的他一樣堅守著這份感情。

張淑英老人撫摸丈夫的靈位

靈位被供奉在台灣忠烈祠內的英烈叫鍾崇鑫, 是重慶榮昌縣人,1929年畢業,黃埔6期第一總隊工兵大隊第四中隊學員,任原71軍87師259旅中校參謀主任,在南京城被攻破前夕壯烈犧牲於雨花台通濟門一帶,時年32歲。

老太太叫張淑英,1935年,當時14歲的張淑英剛念完女子私塾,在福州經人介紹認識了鍾崇鑫,兩人很快結婚。兩年後,他為國捐軀,她歷經世事,卻始終把這份亂世中的感情埋在心底。

鍾崇鑫總是那麼溫柔、體貼對待張淑英。

結婚前,他把每個月的軍餉都交給他母親,結婚後就全部交給張淑英,讓自己的媳婦保管。他很節約,卻也只是對自己節約,喜歡抽煙卻每月只買一包,但張淑英愛些什麼,便做什麼,想買什麼,便買什麼。甚至連衣物都不讓張淑英動手洗,只是因為害怕磨破了她的手,更喜歡張淑英不化妝的樸實樣子。

他總說:「阿妹不化妝就很美了。」

1937年,「七七盧溝橋事變」爆發後,中國的戰事越發艱難。

作為一名軍人,保家衛國是天職。那天,鍾崇鑫一回家就說要去上海,張淑英敏感地發現這一次離別不同往常,或許就是再沒有相見的機會。問起他什麼時候回來,他只是搖搖頭,不知道。

歷史照片

張淑英送他到車站,給他買了一件汗衫,一條內褲,新衣服帶點好運氣。

一路上,他們都沒有說話,張淑英心裡害怕,張張嘴卻不敢求他留下。她是讀過書的女孩子,鍾崇鑫想讓她做個有知識的女青年,她也明白,家國存亡的時候,他不得不走。

只是他上車的時候張淑英不敢看他,覺得害怕,於是轉過身去,突然他從後面跑上來抱住她,帶有點哭腔說到「阿妹,我會回來的」

隨後,兩人各奔一方,再沒有相見。

歷史照片

鍾崇鑫奔赴戰場後,張淑英便帶著婆婆向內地後撤。她每天都心慌得厲害,擔心著鍾崇鑫的安危,還要照顧著年邁的婆婆。

1937年冬,張淑英終於打聽到鍾崇鑫所在的259旅參加了南京保衛戰,許多人至今生死不明。

那是個動蕩不安的年代,所有人都在疲於奔命,哪有人會去給張淑英捎去一份確切的信息呢?

直到七年後。

1944年,張淑英在重慶街頭偶遇鍾崇鑫的戰友。方才得知,鍾崇鑫早已在戰鬥中犧牲。

民國政府開據的鐘崇鑫犧牲撫恤文件

在知道了鍾崇鑫犧牲的消息之後,張淑英和婆婆哭的死去活來。

次年,痛失愛子的婆婆便病逝了。

不久,內戰爆發,張淑英的父母和弟弟便去了台灣,而放不下鍾崇鑫的張淑英卻選擇留在了重慶。

「他是重慶人,我這輩子也要守在這裡。」

家人走後,張淑英寄住在同鄉家中。

彼時年輕貌美的她,也有許多人說媒,然而她都一一拒絕了。

1949年,新中國成立,面對這份鍾崇鑫用生命換回的勝利,張淑英淚流滿面。經人介紹,她認識了第二任丈夫李自清,並且生育了兩兒一女。而在這段相當長的婚姻里,張淑英把那段鮮紅的往事埋藏在了心底。

直到1988年,張淑英才把心愿告訴了三個孩子。

大兒子當年就去了南京打聽,但是沒有任何結果。幾個子女聽完後商量著要幫母親完成心愿,自此幾個子女開始四處奔波,尋找線索。直到長子李長富在一座古迹圖書館里找到了一條珍貴的資料。他在時任87師少校師部參謀仇廣漢的《淞滬抗戰暨南京失守紀實》一文中中查到——

「城外部隊苦戰三日,打到十二月十二日上午。第七十一軍第八十七師的三個旅已傷亡殆盡。

二五九旅旅長易安華,參謀主任鍾崇鑫和旅部直屬部隊官兵全部陣亡於雨花台。」

張淑英在榮昌安富鎮舊居的街道上還保留著當年的抗日標語

1991年,張淑英的家人和紀實的作者邱廣漢很快取得了聯繫。

沒過多久,仇廣漢就來了回信,信中這樣寫道「鍾崇鑫烈士確系1937年12月12日在南京對日作戰固守雨花台陣地為國捐軀!」這是張淑英第三次收到鍾崇鑫的死亡消息。

三次陣亡的消息讓張淑英不得不信鍾崇鑫早已不在了,傷心的同時,張淑英有了新的想法:鍾崇鑫既然已經犧牲,那他的屍骨、牌位又在什麼地方?

生既不能見人,死必見骨見碑

2014年9月,央視《關愛老兵》系列節目熱播,她的兒子抱著試探的心態,找到了志願者芳菲,在《關愛老兵》志願者的幫助下,最終終於找到了鍾崇鑫僅存的照片和他安放在台北忠烈祠的靈位。

知道鍾崇鑫牌位的下落,張淑英不顧一切地想去台北看一看鐘崇鑫的牌位。

解決了錢財的問題,張淑英老人告訴子女:「我什麼都不怕,我都93了,我只想看看他的牌位,死了也值得。我如果在去的過程中出現不測,那就帶著我的骨灰去台北;如果去台北後出現不測,那後事一切從簡。」

她不顧及自己的身體,只想要完成對他的承諾。

時隔77年,張淑英終於在兒子與志願者的陪同下在重慶江北國際機場乘飛機前往台灣,去見一見她陰陽相隔的愛人。張淑英手捧鮮花,在供奉抗日捐軀將士的台北國民革命忠烈祠中,再一次與她的愛人團圓。

張淑英老人在鍾崇鑫的靈位前

70多年前的新婚燕爾,誰也不知道那一別,就是後會無期。

老人獻祭的花圈上依然將自己署名為他的妻子。

是他一生,唯一的妻子。

張淑英老人在鍾崇鑫的靈位前久久不願離去,短短6天里,或許對於老人而言已經是最長的一段陪伴,用手輕輕撫摸墓碑,似乎是有千言萬語想要傾訴。

28日離開前,老人再一次去到他的靈位前,摸著牌位靜靜說道——

「我們永別了兩次,一次是77年前,一次是77年後,我已經93歲了,也沒有再見你的機會了。」

戰爭結束了兩個摯愛人的相遇,卻沒有阻斷兩人的愛情。而這刻骨銘心的愛情,在最後一刻,終究獲得圓滿。

這輩子,我可能忘記了你的名字,但我還記得我曾經愛過你。雖然世事變遷,你已不在,我也早已白髮,我卻還記得當初你愛過我的模樣。

愛情,有著可以穿越時空,跨越生死的偉大力量。

因為也許再一秒,再下一秒,那個人就會穿越時間的鴻溝,撫去她的淚水,一如當年一樣,七十七年的等待與守候,從烏雲入鬢,到白髮蒼蒼。

這七十七年,已經是張淑英的一生。

「儘管我們知道再無任何希望,我們仍然期待。等待稍稍一點動靜,稍稍一點聲響。」

很多時候,我們可以用一分鐘的時間去認識一個人,用一個小時的時間去喜歡上一個人,用一天的時間去愛上一個人。可是,忘掉一個人,卻需要整整一輩子。

願每個人都能擁有並堅守一段感情。

感謝閱讀!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