奉母之命成婚!胡適想離婚「悍妻出招」他從此打消念頭 晚年關係改變「以怕老婆為榮」

集科學、文學等長才於一身的胡適,擁有三十六個博士(包括名譽博士),如此多才多藝的他,卻有一項弱點被列為「民國七大怪事之一」那就是出了名的「怕老婆」。但許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實早期胡適也曾一度想離婚,卻被妻子一招收服,從此心服口服,晚年甚至自嘲「以怕老婆為榮」。

他和「小腳千金」江冬秀之間的「土洋結合」,曾一時成為民國時期的天下笑談。

Advertisements

胡適,新文化運動的領袖人物,近代的文化大家。

他的學識,連前總統蔣中正都佩服。

他是少數和蔣中正坐在一起,敢翹起二郎腿,神態自若,談笑風生的人。

也是唯一一個敢在蔣中正發表致辭時,指出他的錯誤,氣得蔣中正無法入睡,卻拿他沒轍的人。

Advertisements

學貫中西的胡適不僅一身傲骨,還是民國時期的一代名士。

自古「真名士,自風流」,一代名士胡適身邊向來是美女才女環繞,從來不缺紅顏知己。

可這個一身傲骨,學富五車的風雅男人,到了人生的後半場,卻以怕老婆為榮。

Advertisements

不僅到處收集怕老婆的笑話,還將女子的「三從四德」改成了男人的「四得」。

從一個風流多情種,到最後以怕老婆出名,以怕老婆為榮,胡適的轉變,全因為他娶了一個人稱「小腳千金」的悍妻。

胡適的悍妻江冬秀,用她的潑辣強悍讓一段不被看好的婚姻,成了新文化運動時期的「奇蹟」。

母命難違的舊式包辦婚姻

Advertisements

胡適的一生,最怕兩個女人,一個是自己的悍妻江冬秀,一個是自己的母親馮順弟。

胡適幼年喪父,母親怕他走歪道,所以對他的管束十分嚴厲。

從小被嚴格要求慣了的胡適,只要一看到母親的嚴厲目光,就會對她服服貼貼、百依百順,生怕惹她生氣。

13歲那年,胡適隨母親去姑婆家看社戲時,遇到了江冬秀的母親。

Advertisements

江家是旌德縣江村的望族,江冬秀是江家的小腳千金。

江母一看胡適眉清目秀,十分惹人憐愛,便喜不自勝。她託人傳話給胡適的母親,想招胡適為婿。

胡母對江家的家境和他們的小腳千金非常滿意,一口應下了這門親事。

兩家人找算命先生算了一卦,得知胡適和江冬秀的八字十分相合後,便給他倆定下了婚事。

一開始,年幼的胡適對母親自作主張給自己定下的這門親事,沒表示反對,也沒對自己的小腳未婚妻有什麼看法。

可隨著年齡見長和學識的增長,胡適對這門親事開始感覺不滿。

留學美國後,接觸到新思想的胡適,受開放婚戀觀念的影響,心中生出了想退婚的念頭。

Advertisements

恰巧在這時,他結識了白人女畫家威廉絲,和浪漫前衛的威廉斯一比,胡適覺得土裡土氣,大字不識幾個的小腳千金江冬秀,簡直就是一件過時的古董。

他心裡要退婚的念頭越來越強烈,所以便一直滯留美國不歸。

兒子滯留美國不歸,還戀上一個外國女人,馮順弟得知消息後非常生氣。

她給兒子寄去一封信,心中很堅決地表示:「你的婚事必須由我做主,妻子非江冬秀莫屬,絕不允許你再選擇其他女人」

胡適接到信後,見母親生氣了,立刻大驚失色,他急忙給母親回信,發誓說:「久已認江氏之婚約為不可毀,為不必毀,為不當毀」。

胡適的母親不是一般女人,心思縝密的她,為了阻斷兒子的情路,經過多方打聽,找人寫了一封英文信,寄給了胡適當時的情人威廉絲及她的父母,聲稱胡適已經是有婦之夫,希望他們尊重東方的婚姻習俗。

Advertisements

胡適見為了讓自己回國,母親都被逼到了這種份上,一生對母親極盡孝順的他,只好於1917年回國,成全母親的心願,和江冬秀成了親。

留洋學生胡適和小腳千金江冬秀之間的「土洋結合」,曾一時成為民國時期的天下笑話。

他們的婚姻,被稱為「民國七大怪事之一」。

很多人都翹首以盼,等著看這段母命難違的舊式包辦婚姻,什麼時候以離婚落下帷幕。

悍妻江冬秀

生於望族門下的小腳千金江冬秀,命中注定要成為胡適的妻子。

和胡適定親時,她大字不識,胸無點墨,胡適去美國留學時,胸有城府的她,開始學起了文化。雖然識字不多,但好歹能給胡適寫信。

她並不是胡適想像中的的老古董,為了讓自己配得上胡適,她放下了小腳千金的驕傲,早早放了天足,從小腳變成了中腳。

結婚初期,她和胡適的婚姻「很能過得去」。她雖沒什麼文化,但通過努力,多少識得幾個字,而且很會持家,燒得一手好菜。

胡適好交友,每當有朋友來家做客,她都能做一大桌子色香味俱佳的美味佳肴,這讓胡適很有面子,也頗為得意。

那段時間,胡適曾給前女友威廉絲寫信,說他的新婚生活非常快樂,還表示要帶妻子去美國旅遊。

可到了婚姻的七年之癢時,胡適成了新文化運動的核心人物,他的周圍時常環繞著崇拜他的知識青年,而且其中不乏美女和才女。

被美女環繞的胡適,這時的心思早已不在妻子身上,他對江冬秀失去了原先的熱情和耐心。

而從小被視為千金的江冬秀,原本就不是個逆來順受的女人。

性格潑辣強悍的她,對胡適的忽視和冷漠絕不默默忍受。面對胡適的花邊新聞和對她的輕視怠慢,她針鋒相對,毫不退讓,常常讓胡適在朋友面前下不了台。

胡適越是忽視冷落她,她越是對胡適的事更加干涉,小到胡適出去讀書、小酌,大到胡適外出上課,都必須由她決定。

胡適只要一違背她的意願,她就會大吵大鬧,直到胡適偃旗息鼓。

最讓胡適忍受不了的是,江冬秀還是個有名的醋罈子,只要發現胡適和其他女性交往,她就會大鬧。

哪怕是胡適和女性學術上的正常交往,她都要橫加指責。

一次,胡適和一女生探討詩詞,江冬秀見兩人坐得有點近,立即火冒三丈,大聲朝著那個女生叫罵,說那個女生不懂教養,沒有規矩。

罵得那個女生掩面哭著走了,留下胡適一臉尷尬地坐在那裡。

江冬秀的潑辣強悍,讓胡適見識了什麼是河東獅吼,也讓他怨恨起這段婚姻帶給自己的羈絆和羞辱。

溫文爾雅的胡適,時常躲在書房暗自流淚,悲嘆自己的不幸命運。

他想提出離婚,但下不了決心,他即懼怕江冬秀的強悍,又怕連累兩個兒子。

在外一副傲骨的胡適,見了悍妻只能甘拜下風。

面對離婚一招制敵

長期的精神憂鬱和工作壓力,讓胡適的健康有所損傷,趁著北大教授五年一次的休假機會,胡適去了杭州。

在杭州,胡適遇到了他和江冬秀婚禮上的伴娘——曹誠英。

曹誠英是胡適三嫂的妹妹,後來中國的第一位作物遺傳學女教授。不管從哪方面比,胡適都覺得她和江冬秀都有著天壤之別。

兩人初見時,胡適就對曹誠英頗有好感。

杭州再見,雖然曹誠英已經使君有夫,但隨著交往的加深,兩人之間漸漸暗生情愫,婚外情的種子,在胡適心中破土而出。

為了不影響兩人的交往,胡適以天津有更好的發展機會為由,支開了曹誠英的丈夫。

曹誠英的丈夫被支開後,胡適在杭州煙霞洞租了兩間房子,和她一起過上了神仙眷侶般的浪漫生活。

在胡適心中,才華出眾的曹誠英是他真正的靈魂伴侶。

那段時間,胡適和曹誠英讀書、下棋、躺在一起講故事,依偎在一起看月亮、觀日出,像一對恩愛夫妻一樣甜蜜、快樂。

對胡適來說,這才是真正的人間極樂,是他真正想要的夫妻生活。

他在日記中記述:「這是我一生最快活的日子」。

被蒙在鼓裡的江冬秀,以為曹誠英只是順便照顧一下胡適。

為了感謝曹誠英,江冬秀在寫給胡適的心中囑咐他:「佩生(曹誠英)照料你,我很放心,不過,她的身體不好,常到爐邊做菜,天氣太熱,怕她身體受不了」。

就在江冬秀關心著曹誠英的身體時,曹誠英卻懷上了胡適的孩子。有了孩子,兩人開始憧憬起未來的美好生活。

這時,胡適心中有了重新組建家庭的想法,與曹誠英相伴3個月後,他決定和江冬秀攤牌。

當他壯著膽子對江冬秀提出離婚要求時,強悍的江冬秀猶如一座火山,頃刻間爆發了。

她先是狂怒地將東西扔向胡適,緊接著指著胡適怒喊:「兩個兒子是我生的,等兒子沒了,你再和我離婚」。

看著兩眼發紅、強悍的妻子,胡適瞬間慫了。他兩腿哆嗦,心驚膽顫。

眼看圍觀的左鄰右舍越來越多,斯文好面子的胡適面如土色,羞愧難當。

他點頭彎腰,低三下四,一遍一遍對悍妻說著好話,求她不要再鬧了,好說歹說才把她安撫住。

婚姻裡,向來是誰狠心、誰能鬧誰便厲害,見識了悍妻的決絕和狠辣後,胡適這次徹底服了,從此再也不敢提離婚二字。

離婚不成,胡適只好再赴杭州,跟曹誠英說明了不能離婚的原因,並勸說懷孕的她拿掉。

聽完胡適的訴說,曹誠英知道,家有如此悍妻,胡適這輩子是離婚無望了。她和胡適註定這輩子做不了夫妻。

於是曹誠英只好神情黯然地去醫院處理。

與胡適分手後,曹誠英和自己的丈夫也很快離了婚。見識了胡適的才情和優秀,她已經無法再和平庸的丈夫生活下去。

離開胡適後,曹誠英終生未嫁。

面對現實,以怕老婆為榮

經歷了離婚事件,江冬秀越來越強悍。

後來凡是胡適的往來信件,她都要親自拆看。和胡適吵完架,她能喝上20杯,以此震懾胡適,讓他驚恐不已。

俗話說:「知夫莫若妻」。嫁給胡適這麼多年,江冬秀早已看透胡適。

她知道,胡適雖然是個多情種,但他非常愛惜自己的羽毛。

所以,只要胡適一有移情別戀的念頭,江冬秀就會對他大喊大叫,聲稱要拉著他去外面找人評理。

她的這一招非常管用,一聽她大喊大叫,胡適就會乖乖投降。

她和胡適,就像佛祖和孫悟空,無論胡適怎麼翻騰,也掙脫不出她的手掌心。

胡家有一張很有意思的全家福,照片中,江冬秀威嚴地端坐在太師椅上,本該和她坐在一起的胡適,卻和兩個兒子一起乖乖站在妻子的身後,讓人看了十分不解。

其實,有些事仔細想來,也沒什麼不解,歷盡滄桑後,想必胡適已經看清現實,活得非常通透了。

智慧如他,還有什麼想不開的,人生苦短,既然選擇了悍妻,那就拋卻風流多情,處之安泰地做個賢夫,這樣至少會保得住自己一代雅士的名號。

世上的事,並不都是一成不變的,有些事會變,有些人也會變,聰明人更知道變。

隨著時間的流逝,胡適對妻子的懼怕和怨恨在漸漸煙消雲散。

已經聽慣妻子的喊叫和吵鬧,吃慣妻子做的飯菜的胡適,越來越離不開妻子,和她營造出的溫馨家庭氛圍。

他早已學會怎樣跟妻子相處,如何讓妻子開心。

旅居紐約的時候,胡適在一邊忙著工作,一邊的江冬秀則在和朋友煙霧繚繞地搓著麻將。

如果換做胡適年輕的時候,面對這樣的場面,他該是多麼的厭惡和憎恨?

可閱盡千帆的胡適,對現在的一切早已見怪不怪,再多的喧鬧和不適,他都能一笑置之。

年輕時聽到麻將桌上傳來妻子嘩啦嘩啦的麻將聲,他常常暈頭轉向無比憤怒。

現如今看著打麻將的妻子,他經常風趣地說:

「我夫人每打必贏,不知何故。麻將桌的錢,已經成為我家經常收入之一了」。

經過歲月磨礪的胡適夫婦,已在不知不覺中改變了自己。江冬秀不再是那個有事便大喊大叫的悍妻。

風趣幽默的胡適,不但不再忌諱自己怕老婆,而且還以怕老婆為榮。

胡適屬兔,江冬秀屬虎,所以他經常開玩笑說:「兔子怕老虎」。

那些年,胡適身上流傳出很多怕老婆的笑話。

一次,巴黎的朋友送給胡適十幾個法國的古銅幣,因銅幣上有「PTT」3個字母,讀起來諧音正好是「怕太太」,胡適打趣的對朋友說:「如果成立一個怕太太協會,這些銅幣正好用來做會員的證章」。

後來,學富五車的胡適,不僅到處收集怕老婆的笑話,還將女子的「三從四德」,改成了當今男子要遵從的「四得」:「太太化妝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記得;太太打罵要忍得,太太花錢要捨得」。

人們即見識了江冬秀的強悍,也記住了胡適風流多情的外表下,那顆溫潤如玉的謙謙君子之心。

胡適和江冬秀的婚姻,初看雞飛狗跳,再看十分相配。

張愛玲曾這樣評價他們的婚姻:「舊式婚姻裡罕有的幸福樣子」。

胡適的悍妻江冬秀,她在婚姻裡的強悍和潑辣,初看起來是有些讓人生厭。

但是仔細想想,在那個時代背景下,一個胸無點墨的鄉下女子,要對付那些整天在丈夫身邊虎視眈眈的美女才女,不使出一些大膽潑辣手段,怎能佔得上風。

婚姻需要捍衛,幸福靠自己爭取。

胡適和江冬秀的婚姻,如果江冬秀換做別的女人,女主人早就易主了。

以胡適的風流多情和女人緣,如果沒有江冬秀的捍衛,他們的婚姻不知失敗過多少回了。

細想起來,作為胡適的妻子,江冬秀的一生其實十分不易。

前半生她一直和環伺在丈夫身邊的女人鬥智斗勇,幾乎沒有消停過,還因此落下一個悍妻的名聲。

下半生在捍衛住自己的婚姻後,她才慢慢改變了胡適,讓他從一個風流多情種,變成了個以怕老婆為榮的溫潤男人。

她的幸福實在得之不易!

還好,她靠自己的強悍捍衛住了婚姻,也靠自己的強悍爭取到了應有的幸福。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