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爺爺等不到!25歲單身孫女挽87歲爺爺「提前拍婚紗照」圓夢 花4小時「把爺爺頭像紋手臂」惹哭全網

這可能是任何人能給他們祖父母的最浪漫的禮物:一套幫助實現他們最大心愿的婚禮照片。


25歲女孩最近曬出一系列她穿著婚紗和其爺爺一起拍的感人照片,因爺爺一直想看到她成為新娘(結婚的那天)。

照片上符雪薇潔白的長裙拖地,頭紗飄逸,只是身邊身著西裝、拄著拐杖的背影有些佝僂!

去年9月,原本就多病的爺爺又生病住院了,身體越來越不好。符雪薇雖然暫時沒有結婚的打算,但又擔心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看不到她穿婚紗的樣子,符雪薇決定,和爺爺拍一組婚紗照,讓爺爺看到最美的自己,也完成自己的一個心愿。

Advertisements

把爺爺頭像紋在身上

和爺爺拍一次婚紗照

去年12月7日,符雪薇以帶爺爺去醫院檢查為借口,支走了愛吃醋的奶奶,帶著爺爺去拍了婚紗照。「我們上午拍了棚內,下午在室外。」符雪薇說,那天,從上午9點多一直拍到下午3、4點。「其實爺爺那時候身體不大好,手背還有剛剛輸過液的留置針。」

婚紗照拍攝過程中,還有一個特別的環節,在外景拍攝的教堂,符雪薇和爺爺完成了一次婚禮前的儀式,穿著西裝、打著領結的爺爺挽著符雪薇的手,一起走過了紅毯。

當《婚禮進行曲》響起的時候,身穿潔白婚紗的符雪薇走在紅毯上,挽著爺爺的手,似乎覺得,這真的就是爺爺在陪著自己走進婚姻殿堂。她說:「我爺爺會是在我的婚禮上牽著我的手將我託付給新郎的那個人。」

Advertisements

因為我不知道他能否長壽到看到(我結婚)那天,所以我想要確保他現在就能那麼做。

而在半個多月前,符雪薇還做了一件有些「瘋狂」的事,她在右手胳膊處,紋上了爺爺的頭像,「一開始不痛,後來慢慢地,扎的針數多了,就痛了。」符雪薇說,連續三四個小時,她有些疼得受不了,便暫停了,但頭像的整體輪廓已經紋好,重點是特別像爺爺,感覺已經很滿意了。「等過段時間,再去把肩膀、領結補上。」

Advertisements

為什麼要和爺爺拍婚紗照?還要將爺爺的頭像紋到胳膊上?符雪薇說,她從小跟著爺爺奶奶長大,最親近的人就是爺爺,從小,爺爺幾乎毫無條件地「溺愛」自己。但隨著年齡的增長,爺爺身體越來越不好,去年9月再次確診重病,醫生有過委婉的提醒。「對我來說,爺爺就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我現在還沒有結婚的打算,但我不希望以後我的孩子、愛人,會不記得爺爺的樣子。」符雪薇說。

25歲的符雪薇有時候也會想,自己表達愛的方式,會不會有些瘋狂?但性格直率的符雪薇說,每個人有自己表達愛的權利,但她也會在社交軟體上勸其他人不要追風,這只是自己的方式。

Advertisements


從小跟著爺爺奶奶長大

在爺爺支持下開了公司

符雪薇說,小時候,爸爸媽媽忙著做生意,很少在家,小學時父母離婚,她就是跟著爺爺奶奶長大的。

符雪薇說,爺爺年輕時在外打拚做生意,一直都是家裡的權威,晚輩都不敢惹爺爺,唯獨自己,搖搖爺爺的手臂撒撒嬌,想要的東西,爺爺都不會拒絕。「可能是我性格比較外向,又喜歡黏著他們。」符雪薇說,爺爺其實是她的一個大朋友,有時候甚至直呼爺爺奶奶的名字,他們也不會生氣。「從小到大,我會給爺爺講很多秘密,哪個朋友的男朋友不靠譜啊,今天又去做什麼了啊,他都樂呵呵地聽到。」

「爺爺很寵我,要什麼都答應。」符雪薇說,爺爺對她是純粹的「富養」,從化妝品、包包、手機,到外出旅遊、上學,爺爺都會大力支持,還會背著奶奶給她塞零花錢。但爺爺對自己的消費卻很理性,「哪怕去菜市場買菜,都是吃多少買多少,用不著的東西絕不浪費。」

Advertisements

高中畢業後,符雪薇出國留學,後來回到成都,在爺爺的支持下開了公司。有一次,因為堂妹放假在家,照顧爺爺奶奶的阿姨會多做菜,符雪薇便讓堂妹中午給她送飯到公司,這樣就不用每天吃外賣了。過了幾天,奶奶突然打來電話,說家裡出了事,讓符雪薇趕緊回來。回去一看,爺爺躺在床上,一臉嚴肅地問符雪薇,是不是公司開不下去了,是不是連吃飯的錢都沒有了,不然怎麼會從家裡帶飯?符雪薇哭笑不得,解釋了半天,才把爺爺安撫下去。


Advertisements

擔心爺爺有一天走了

怕他看不到結婚那天

「其實初中的時候,我就帶他們去拍過婚紗照。」符雪薇說,當時她用零花錢為爺爺奶奶拍了一套婚紗照,當時就想過,想和爺爺也拍一組,但當時太小了,沒有如願。

「我回國之後,就盡量多陪著他們,多帶他們出去耍。」符雪薇說,看電影、逛街、旅遊,只要有空,她都會陪著爺爺奶奶,甚至還會帶爺爺奶奶去酒吧、去唱歌,還一起去歡樂谷玩,發現了好吃的,也會第一時間帶爺爺奶奶去吃。

符雪薇說,自己能掙錢了,就想對爺爺奶奶好。去年5月,符雪薇陪著老人去香港、澳門、北京轉了一圈,因為爺爺年輕時受傷,腿腳不便,在參觀故宮時,符雪薇整整推了一天的輪椅,陪爺爺逛下來。

Advertisements


兩年前,符其全在洗澡時突然暈倒,被緊急送到醫院,確診腦梗,半邊身子動不了。除了護工,符雪薇也天天守在醫院,陪爺爺說話,按摩,翻身,住了3個多月才出院,但那以後,符其全的反應就不如從前了,總是會忘事。去年9月,符其全再次被確診患病,醫生善意地提醒過符雪薇,老人家年齡也大了。「他本身也有心臟病,所以我很擔心,如果他有一天真的走了,不敢想象。」符雪薇說。「我也怕他真的看不到我結婚那天,所以提前穿上婚紗拍了照片。」

因為婚紗照還沒有製作完成,符其全在手機上第一次看到和孫女的照片,「她想拍嘛,就去了。」符其全看著膩在自己身上撒嬌的孫女,皺紋里都是笑,符其全說,她爸媽離了婚,就想多補償她點。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