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塑古代風情!老師在「18坪公寓」打造「8個起居空間」 「房內無傢俱」吃喝拉撒睡全學古人

18坪的公寓內別有洞天!


王欣是中國美院的老師,

去年5月,他接到了業主老馬的委託:

把杭州一間再普通不過的18坪飯店式公寓,

改成具有東方文人情趣的房子。

王欣榨乾了每一坪,

在18坪中造出了8個空間,

2.7米的高度裡,設計了15種高差,

又用古代造園的方式,

在極小世界裡創造了數十種的遊玩方式。


Advertisements


房間裡沒有一件傢具,

來的人都問:

「我坐哪裡,我站哪裡?」

王欣專門把《韓熙載夜宴圖》裡

優雅的古人摳出來,做成效果圖,

教導老馬和他的朋友們,

如何優雅地坐卧、站立。

現在,老馬幾乎終日足不出戶,

喝茶、玩石頭、把朋友喊來聊天……

他還計劃,邀請各路文人來做雅集,

討論中國山水、賞石,

然後把談話一一記錄下來,

做一本仿宋代《洞天清錄》的書。

Advertisements

老馬是安徽靈璧人,從十幾歲就開始研究石頭,收藏的賞石大大小小加起來有十幾萬塊之多。

Advertisements

他在徑山有10畝地,想做一個園林給石頭安家。聽說我研究的是中國傳統園林,就跑到美院找我,希望給他做設計。

見到我之後,他決定先把10畝地的事情放一放,把他在杭州良渚18坪的工作室拿出來,希望我來小試牛刀一下。

良渚文化村位於杭州市區的西北邊,居住密度不高,空氣也好,不少杭州人選在這裡買房,把這裡當成自己的第二居所。

Advertisements

原本的房間是標準的飯店客房,比最普通的住宅樓還要無趣。一間大床房附帶一個洗手間,窗外是6坪的露台,一眼便能望到頭。

老馬8年前買下這裡,一直當做自己的工作室。我第一次來看的時候,被這裡的簡陋和擁擠嚇了一跳:房間裡只有一張桌子、一個貨架,上面塞滿了大大小小上千塊石頭。

Advertisements

我跟老馬商量,乾脆把關於石頭、山水的理念直接搬到家裡頭來,在室內營造出一方天地,還給它起名為「小洞天」。

僅容一人通過的洞口背後,

Advertisements

是由內向外的四重天地

小洞天的入口,在一條非常無聊的走廊裡頭。兩邊是一模一樣的房門,唯有這扇小門顯得特別,指引著客人走向一個關於東方文化的小世界。

小小的一個洞,入口僅跟人一樣高,每次進來都要小心低下頭。

鑽進洞之後,第一印象是萬千層次、無盡深遠。

步入洞口,不能直接進入房間,而是要往下沉,走過一條「山路」。路的盡頭有一個轉折,才會發現整個「洞府」漸漸打開了。

Advertisements

進入洞天的中央,是一個廣袤的盆地,闖入一場山中雅集。這是第一重天。

穿越盆地,打開書房的八扇隔門,見埋山書房,山月掛檐,這是第二重天。

書房後面是茶室,茶室與中央盆地隔著洞遙相呼應,這是第三重天。

從茶室出庭院,有「金屏」、「碧松」,視線可以遠眺到院外,這是第四重天。

以畫意重塑現代人的日常姿態

「小洞天」建好之後,很多人一進來就問:「我應該坐哪裡、站哪裡?」

我認為,小洞天裡的生活,應該跟現代人的日常生活不一樣,於是做了10張有些特別的效果圖,把五代十國時期南唐畫家顧閎中《韓熙載夜宴圖》裡的人物,放進了這些圖紙裡,去點醒這個空間的使用方式。

小洞天效果圖

會選擇《韓熙載夜宴圖》裡的人物,是因為他們不僅長得美,衣服、動作也很美。這種美不是做作的,它是真實的,能跟小洞天裡的場景產生完美互動。

小洞天效果圖

小洞天裡沒有傢具,整個地形就是一件巨大的傢具。來的客人可以坐、可以倚著、躺著、甚至是斜靠。我鼓勵大家參考效果圖裡古人的姿勢,當然,你也可以自己發明合適的姿態。


我覺得,現代人是沒有多少禮儀感的,我們不知道手應該放在哪裡,不知道怎麼注意自己的坐姿。

進入小洞天的那一刻起,你就是洞中人、畫中人,是傳統詩意審美情境當中的一個人,衣服、坐姿,甚至一舉一動都要匹配這個空間。

「十屏八遠」,用園林構造一個小世界

小洞天有特別的結構,我把它歸納為「十屏八遠」。屋子裡沒有傳統意義的隔牆,我用十個屏風劃分空間。

十個屏風,依照橫列和縱列分佈在屋子四周,它可以是一面牆,也可以是一扇窗。當你以為到了一個空間的邊緣,實際上另一個空間開始了。

比如說,書房的背景是一種屏風,批檐下有月亮闖進了讀書的畫面,這個屏風變成了讀書的背景,人可以坐在檐下與月亮一起讀書。

卧室的窗戶,也是一種屏風,整個卧室是一個山殿,它形成的這個立面是毛玻璃的帳子,晚上燈光從裡面透射出來,就像一個發光的屏風。

中央的盆地,是一個開闊的聚會場所,躺在這裡,向四周環視,能夠看到八個方向,我把它叫做「八遠」。


環顧四周,可游「八遠」

「遠」是中國山水畫空間構造的基本語法,宋代的郭熙這樣定義:「山有三遠:自山下而仰山巔謂之高遠;自山前而窺山後謂之深遠;自近山而望遠山謂之平遠。」

躺在中央的盆地,由近及遠,由高及低,可以看到八個不同進深的風景。每一個「遠」後面都有來路和去向,分別對應著玄關、階梯、高榻、卧室、書房……它不僅是距離上的遠,也是時間和維度的遠。

榨乾每一坪,八個空間八種風景

我們榨乾了這裡的每一坪,每一個地方都沒有被浪費,2.7米的高度裡,一共有15種高差。在這裡吃喝拉撒睡,完全沒有問題。

細數的話,「小洞天」有八個空間。第一個空間是在入口的轉折口,我把它叫做「待合山路」,是一個等候空間。

第二個空間是一個睡午覺、小憩的地方。我們在盆地的上空設置了一個「天宮」,好像仙人的眼睛,撥開雲霧在關照這個小小的世界。有一張高塌,可以在裡頭午睡,我把它叫「天宮照遠」。

卧室,不是傳統卧室的樣子。我做了一個山台上的卧殿,裡面沒有床,就好像是鑽入一個櫥櫃,將自己包裹起來藏在溫柔鄉裡,叫做「眠山之遠」。

第四個空間,是一個「滿園春色」的衛生間。推開門的時候,好像是春色撲面而來。

書房是第五個空間。讀書時要避免干擾、埋頭苦讀,將自己圍在書山裡,墜入山谷裡埋頭讀書,所以叫做「埋書之遠」。

第六個空間是這個與庭院相接的茶室。而茶室的一側牆上開了一個扇形的小洞,適合老馬內觀靜坐,是第七個空間。

第八個空間,是所有七個空間匯聚到中央的一個空間,它是中央的一個窪地,沒有一個特殊的界限,喝茶、烤火、聊天,就是大家聚在一起的地方。

因為沒有房間的概念,所以也不存在所謂的走道,來的人可以自由選擇走的路線。僅卧室就有三種進入的方法——可以跨過書桌、登上山台進入卧室,睡醒再從窗戶爬出來,完全不用按照規則。

古代的好山好水缺少好房子,

希望「小洞天」可以填補空白

我們當初給老馬看設計圖紙的時候,他很震驚,同時也充滿疑問,「這樣做會不會太密?做完會不會很擁擠?」 從材料、細節甚至到高差,他都有種種質疑。

老馬只好天天守在這裡盯現場,甚至看著工人釘釘子、做榫頭、鋸木頭,把工人盯得都發毛了。

施工快結束的時候,老馬終於放下心來。他不僅擁有了一個工作室,也獲得了一個獨立居所。

我從他上千塊石頭中選了九塊,按照主次擺放在不同的空間。

有的像人一樣蹲踞在廊下,有的是在山路的轉彎處,好像在等待一個人,有的像徽章一樣嵌在屏風中,作為家徽的存在,還有些是跟人同坐在一個坐榻上,可以說是千姿百態。

現在,他基本上終日足不出戶,在這裡看書,或者是找朋友來聊天。

這個空間最多的時候能容下二十幾人,可以開一個小型講座,大家聽累了可以倒地就睡。

我們還有一個計劃,請當代文人來小洞天做雅集,在洞內討論山水、賞石,然後把談話一一記錄下來,做一本仿宋代《洞天清錄集》的冊子。

小洞天完成以後,也有人提出質疑,覺得我們摳出夜宴圖中的人物,只是為了表達表面的審美。

「洞天」是一種臆想的營造方式,小洞天,即是把一小塊山石變形放大,可入住、可觀游、可生活。

小洞天不是一個「用」的空間,而是一個「玩」的空間,它沒有一個確定的功能,也無法按照慣常來評價,是一個重新發現生活情趣的空間。

其實,空間是一個領導者,能把我們的生活、起居都帶起來。我們要向古人學習,原來正確的走路、起立、坐下、端茶應該是這樣的。

大陸的山水和鄉村,普遍缺乏一個具有文化特色的建築空間和景觀空間。希望小洞天的出現,可以填補這樣的空白。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精選熱門影片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