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情導演情斷周潤發前妻「嫌張曼玉不好看」 與妻約定不生「60歲卻出軌當爸」晚節不保

香港名導爾冬陞曾執導《門徒》、《新宿事件》、《新不了情》、《竊聽風雲》、《三少爺的劍》、《我是路人甲》等多部作品,不僅票房亮眼,也多得好口碑,入行33年內曾2度獲得金像獎最佳導演、最佳編劇雙料大獎、4度被提名金馬獎最佳導演,在影壇地位相當崇高。

然而「人無完人」,在電影領域備受推崇的爾冬陞,感情生活卻堪稱八點檔般精采:

Advertisements

拋棄相伴8年的初戀余安安,嫌棄張曼玉不好看;第一段婚姻閃婚閃離,鬧得沸沸揚揚,顏面盡失;二婚娶小13歲嬌妻,相約一輩子當頂客族不生子女,卻在花甲之年與小三生孩子,拋棄相伴近20年的髮妻。

嫌棄張曼玉

Advertisements

在電影圈,爾冬陞算是世家子弟。父親爾光是電影製作人,母親紅薇是紅極一時的明星,兩個同母異父的哥哥秦沛(藝名,原名姜昌年)、姜大衛都是著名演員,平日家中高朋滿座,明星往來不斷。

出生於這樣的家庭,進入演藝圈再自然不過了,但爾冬陞進入這個行業,是因為一個女孩——余安安。

Advertisements

中學畢業後,父母準備把他送到加拿大讀書,卻遭到他的拒絕,「認識余安安的時候我16歲,她14歲,當時正在熱戀,想拆散我們?不可能的。」

父母最終妥協,於是爾冬陞和女友一起簽了公司,進入娛樂圈。

余安安是公認的美人,17歲就被選中在TVB版《書劍恩仇錄》中出演金庸筆下最美的「香香公主」,一舉成名。

Advertisements

此後,爾冬陞與她合演了邵氏武俠片《三少爺的劍》和《多情劍客無情劍》。兩人戲裡恩愛戲外纏綿,是公認的「金童玉女」,就在大家都以為他們會攜手一生的時候,他們卻分手了。

原來,余安安自小父母離異,她跟隨母親生活。缺少父愛的她一直缺乏安全感,渴望擁有一個溫暖的家。

Advertisements

而爾冬陞,正是仗劍走江湖的年紀,怎會甘願被一個女人束縛,所以他對「結婚」二字一直閉口不提。等待8年後,余安安心灰意冷,只得黯然離去。

1983年,余安安閃婚周潤發,一個被爾冬陞辜負的女人和一個被陳玉蓮傷害的男人,開始相互取暖。

Advertisements

而容顏俊俏、才高八斗的爾冬陞,身邊從不缺美人,很快,他就結識了一個比余安安名氣更大的女星——張曼玉。

1983年,張曼玉回港參選港姐,最終獲得亞軍,得知結果的爾冬陞吐槽,「長這樣的女孩,沒有理由得獎」。

Advertisements

幾年後,兩人再次相遇。那時,張曼玉過生日,陳自強辦了個局,順便幫她介紹男朋友,此人正是爾冬陞。

兩人在一起後,誰都看得出來,在這段感情中張曼玉是付出的那一方:張曼玉喜歡給男友添置衣物,爾冬陞卻不領情,還會拿去換掉,「女人不要總希望把男朋友改變成自己心目中的模樣。」

她把自己的全部身家交託給爾冬陞,在他面前是透明的。但爾冬陞卻表示,他不會跟伴侶透露自己的財產:「人怎會完全沒有秘密呢?」

她拔掉了自己標誌性的兔牙,只因為爾冬陞對她的樣貌並不是很滿意。甚至兩個人吵架,她也總是低頭認錯的那一個。

張曼玉為了他,甚至不惜和閨蜜鍾楚紅翻臉。

張曼玉和鍾楚紅因戲結緣,情同姐妹。在一次訪問中,鍾楚紅不慎說漏了嘴,透露出張曼玉已與爾冬陞同居的消息,讓這段撲朔迷離的戀情有了線索。

張曼玉怕公開戀情惹怒爾冬陞,抱怨閨蜜不該洩密,於是,兩人之間自此有了裂痕。

可在爾冬陞心裡,一代美人甚至不及賽車重要。

彼時,少壯之年的爾冬陞,酷愛賽車。每次上場張曼玉都非常擔心,可面對女友的勸誡,爾冬陞每次都以「這是最後一次」敷衍作答。

於是當張曼玉最後一次看他在賽道上馳騁而過,她終於倦了,落寞地說出,「他最愛的是賽車,不是我」。

愛得天平傾斜已久,早晚會有人仰馬翻的一天。張曼玉最終失望離去,此後不再談及這段感情。

而多年後,爾冬陞訴前塵往事,卻稱「和張曼玉分手是種解脫」、「她在《警察故事》裡那個樣子,很可愛。到後來,她去戴牙套、整牙,人變了……現在想想,和她分開後,我反而如釋重負了,那真是解脫了。」


老來得女拋棄髮妻

在幾段戀情中,爾冬陞都過得快活肆意,即便步入婚姻,「責任」二字對他而言也是虛無。

爾冬陞的第一段婚姻,僅存續半年,是和一個台灣女子王瑞霞。

據傳因為女方無法忍受爾冬陞的風流成性,對家庭沒有責任感而選擇離婚。王瑞霞表示「他大男子主義,又想要女人溫柔,又想要女人獨立。」

這段低調的婚姻高調的結束,鬧得沸沸揚揚,給爾冬陞的光環抹了一縷陰影。

當時的爾冬陞已從演員轉型為導演,拍完《新不了情》後,由於叫好叫座,壓力驟然劇增,拍《烈火戰車》時,對自己的嚴苛要求令他患上抑鬱症。再加上幾段失敗的戀情和一段短暫的婚姻帶給他的打擊,讓他情緒非常失落,甚至一度想不開。最後,他到了不得不就醫診治的程度。

可是吃了藥、醫好了病的爾冬陞,依舊是那個情場浪子。

1999年,爾冬陞與小13歲的羅曉文相識。羅曉文是一名幼兒園老師,遠離娛樂圈這個是非之地,對於爾冬陞來說,這樣的女子正適合自己。

兩人經過9年的戀愛長跑,在2008年步入圍城,當時的羅曉文已經38歲。

爾冬陞本來沒有結婚計劃,有一天他們上律師事務所辦事,那位律師朋友正好考了照,於是建議替他們做證婚。

一切都是那麼隨意,兩人就領了證,沒有穿婚紗禮服,更沒有擺宴席,秦沛甚至都不知道他結婚了。羅曉文稱結婚那天「無特別、無驚喜、好悶的」。

爾冬陞這樣看待婚姻:「我對婚姻制度不抗拒,但那個誓詞有問題,兩個人發誓一生一世,根本未必能做到,應該改為『我盡能力去做』。」

至於生孩子的計劃,爾冬陞對外宣稱做頂客家庭,「我年輕的時候,很希望有個自己的小孩,但現在人到中年,反而害怕有小孩,因為覺得責任太大,我和女朋友已經有了默契,寧願不生。」

對於丈夫堅持頂客的想法,羅曉文表示支持,因為在她看來,丈夫就是自己最愛的人,沒有孩子也不會有什麼遺憾。

羅曉文包容且有耐性,對爾冬陞的「臭脾氣和大男子主義」也多有體諒。

採訪的時候,爾冬陞把結婚日期記錯了,她也只是笑著小聲的提醒他。在忙碌的拍片和宣傳工作之餘,兩人會去不同的地方度假,羅曉文以為彼此會這樣陪伴一輩子。

然而,這一切只不過是她一廂情願罷了。

2015年,爾冬陞在拍攝《我是路人甲》與演員王婷傳出緋聞,當時羅曉文還出來闢謠,說夫妻兩人感情很好:「他們應該沒特別關係。」

可這段夫唱婦隨的婚姻仍然沒有維持很長時間,2018年初,爾冬陞突然宣布,已與妻子羅曉文離婚,目前和圈外女友共同撫養一個兩歲的女兒,還大方公開了女兒的照片。

自古才子多情,導演離婚這樣的事情大家也沒有糾結太多。讓大家震驚的是,一直宣稱頂客的爾冬陞竟然早就做爸爸了。

老來得女,本是一件值得慶祝的事,但是對於網友來說,這裡面的問題也太大了:頂客族,離婚半年,女兒兩歲,實實在在婚內不忠。

於是眾多網友開始炮轟,為羅曉文打抱不平:「年輕時候自稱頂客把妻子拖到老,然後再找個年輕的生孩子,太不負責。」

可憐羅曉文,年華老矣,47歲被拋棄,無兒無女,而那個說好陪伴自己一生的男人,卻老來得子,就這樣掉頭逃跑了。

從前的陪伴成了笑話,彼時的溫柔餵了狗。知名大導自此被貼上了「用情不專、壞男人」的標籤。



爾冬陞曾執導過一部電影《新不了情》,影片描述了一種極致的愛情——燃燒自我,令戀人涅槃。

在爾冬陞虛構的電影世界裡,愛情是那般美好,溫暖人心,可在現實中,他的感情經歷卻是一地雞毛。

在電影江湖中快意恩仇的爾冬陞,正像是古龍筆下三少爺的故事,曾是「武林驕子」,卻偏偏要走下神壇,花甲之年晚節不保,讓自己的名聲落入此般窘境,想必內心也不是滋味。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精選熱門影片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