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童年!20年前沒空調「電扇配西瓜消暑」就好快樂 一支冰棒幾塊錢「小時候好容易滿足」

回不去的童年!每到夏天,總會有很多回憶湧上心頭,無論是童年純真的記憶,又或是與他人的往事,都如電影撥放般閃過眼前。

開著空調的慵懶傍晚,音箱裡輕輕地播放著《夏天的風》這首歌。

悠揚的歌聲伴著輕快的旋律,充斥著整個房間。

有人說:「有時候,我們喜歡一首歌,並不只是因為好聽,還因為它帶給我們的意義。」

或讓人淚流滿面,或直抵靈魂的深處,或治癒我們脆弱的心靈。

而這,便是音樂的魅力。

「一首歌,一個故事,一種人生。」

讓我們一起來欣賞《夏天的風》這首歌~


夏天的風正暖暖吹過

穿過頭髮穿過耳朵

你和我的夏天風輕輕說著


我趴在窗戶邊向下望,看到樓下的祖孫倆正在追逐打鬧。

小孫子咯咯笑的聲音清脆洪亮,爺爺插腰看著小孫子,一臉的笑意和滿足。

Advertisements

我看著他們愣神,思緒一下子拉回到小時候的夏天。

還記得那時候,在夏天的傍晚,我也經常跟著爺爺到村裡的小路上散步,玩耍......


羅伯特·瓦爾澤在《夏天》裡寫道:「在夏天,我們吃綠豆、桃、櫻桃和甜瓜。

在各種意義上都漫長且愉快,日子發出聲響。」

小時候的夏天,沒有空調,沒有冰箱,甚至連電風扇都沒有。

可是,日子確實是愉快而漫長的。

童年的時候,最炎熱的時光,大部分是在老家那棵有三百多年歷史的老榕樹下度過的。

吃過午飯,老家的人們,大人小孩,三五成群的聚集在榕樹下面。

Advertisements

樹上不時傳來一陣陣鳥叫聲,陽光透過樹葉的縫隙,在地面形成一個個光斑。

微風一吹,光斑一下子大,一下子小,非常好玩。

那時候沒有暑假班,孩子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玩。

女生在榕樹下跳皮筋,跳田字格;

男生則趴在地上打玻璃球,不然就爬上榕樹捉知了。

Advertisements

經常玩得忘了時間,然後臟著小臉被爸媽喊回家吃飯,免不了又被一頓數落。


村裡的大人們在樹下隨便鋪幾個席子,大家坐上去開始聊天。

小武叔叔最喜歡叫人一起打撲克,建順大伯整天都帶著一個老式收音機,裡面會放出各種好玩的故事;

大人們在樹下談天說地,談古論今,小朋友聽到入迷的時候,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而老人們,常常搖個蒲扇,有一下沒一下的扇著,他們在樹下昏昏欲睡的樣子特別有意思......

那時候沒有夜市、KTV,也沒有廣場舞;

Advertisements

吃完晚飯後的鄰居們,就出來榕樹下納涼、聊天。

樹下的蚊子很多,那時沒有電蚊液,也沒有驅蚊手環,如果被蚊蟲叮咬了,就塗抹一點萬油精、面蘇力達母。

小時候的夏天,就伴隨著那種清涼又舒服的味道。

Advertisements

那時候,白天即使再熱,夜晚的風也是格外涼爽的。

我們就躺在榕樹下的涼席上,看滿天的星星,唱會兒歌,聽大人們講講故事。

榕樹茂盛的枝條垂在眼前,盯著樹葉數了幾片,眼皮一打架就沉沉睡過去了。


羅蘭的《夏夜繁星》寫著:「就在你數星的時候,夜色悄悄地塗滿了空間,天變成了濃濃的黑藍。

星就撒在那其深如海的黑藍裡,你再也數不清它們有多少。」


Advertisements

是啊,怎麼數得清童年夜空的星星呢?

有時候睡到一半醒來,迷糊中聽到大人們還在講話,看見天上的月亮還守著我們,便又翻身睡去。

小時候的回憶,是那麼美好。

生活那麼簡單,但卻過得很開心。

那種快樂,夏天的風一定是記得的吧!

溫柔懶懶的海風

Advertisements

吹到高高的山峰
溫的風山的鋒
吹成了山風


在這首歌的留言區,看到這樣一個留言:「小時候,家裡只有一台老式電風扇。一到夏天,這台電風扇就發揮了巨大的作用。

我最喜歡對著電風扇,張嘴發出「啊」的聲音,然後聽著被風吹扭曲的聲音,自己在那捧著肚皮咯咯咯地笑。」

你有沒有做過這樣的傻事呢?

有個朋友說,在他小時候,每到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和奶奶一起去放小鴨子。

一到夏天,奶奶就會用鴨蛋孵出一窩的小鴨子。

等鴨子大一點,天氣好的時候,就會帶他們去小河邊,看著笨拙的小鴨子一個個「撲通撲通」地落入水裡,是他最快樂的童年時光。

趕完鴨子回來後,奶奶都會給他切一個大西瓜,他就坐在樹下用勺子挖著西瓜吃。

汪曾祺在《人間草木》裡寫道:「西瓜以繩絡懸於井中,下午剖食,一刀下去,咔嚓有聲,涼氣四溢,連眼睛都是涼的。」

小時候的我們,沒有冰箱,奶奶就把西瓜放在小木桶,再泡進深井裡,等涼透的時候撈上來。

一刀切開,再一勺子挖進去,吃進嘴裡是透心的涼。

那是再高級的冰淇淋,也替代不了的香甜。

冰冰涼涼的西瓜,讓整個夏天都愉快起來。

除了西瓜,就是冰棒了。

小時候的冰棒都是放在箱裡,推在小車上賣的,裝冰棒的箱子還會蓋著厚厚的棉被。

賣冰棒的小販只要在街道邊上吆喝一聲,一群孩子就一擁而上。

那時候沒有哈根達斯冰淇淋,一支冰棒幾毛錢就夠了。

通常存點零用錢,就可以買根冰棒來吃了。

小時候的夏天,沒有可樂、也沒有雪碧。

買一瓶彈珠汽水,已經算是大手筆了。

喝完以後,還要記得把瓶子給販賣部的阿麗阿姨。


炎熱的夏天,總是伴隨著雷雨。

每當雷雨天,我們就關上門窗躲進屋子裡。

伴著轟隆隆的雷聲,有穿牆而過的閃電從窗戶刺進來,接著是滾滾而來的驚雷一炸,大雨就開始噼裡啪啦,嘩哩嘩啦地傾瀉而下。

到了晚上,雨就停了,星星出來了,青蛙開始叫了。

爸爸就在院子裡放個躺椅,讓我們躺在上面看星星。

星星可真亮啊!像眼睛一樣,把天空照亮了,又把院子照亮了。

然後伴隨著陣陣涼意,我們很快就進入了甜甜的夢鄉。

張嘉佳在《雲邊有個販賣部》裡面寫著:「月光洗乾淨了一切,深夜的山腰又亮又清澈。

水面平靜,馬達奮力振作,兩道水紋在船邊向後劃去。

水庫冷清多年,水草搖動,裡面小魚小蝦悄悄活動,氣泡不時冒出,靜靜碎裂。

這是最動人的夏夜,誰也不想說話。

水在鍋中滿上,酒精爐藍色的火焰舔著鍋底,氣罐噝噝作響。」

在這樣的夢裡,真不想醒來啊!


夏天的風我永遠記得
清清楚楚地說你愛我
我看見你酷酷的笑容

也有靦腆的時候


留言區裡有一條很傷感的留言:「想起在夏天的傍晚,曾經急匆匆地扒完一碗飯,換上漂亮的裙子去見你,那時的晚風好溫柔的樣子。」

每一年的夏天總是如期而至,你想見的那個人還在身邊嗎?

想起少年的時候,在某個夏天的清晨,天剛亮,從睡夢中醒來,在老家的院子裡,從爺爺的收音機裡第一次聽到這首歌。

那時候微風拂面,空氣格外清新,是對整個少年夏天最美好的回憶。

可是如今,身背繁重的工作,爺爺已經離去,那年夏天再也回不去了。

現在的我們,每天早出晚歸,從清晨就開始躲進公司的格子間。

忙碌了一整天,下班後從公司走出來,早已是天黑的模樣。

沒有夏天的風,沒有小時候的冰鎮西瓜,也沒有幾毛錢的冰棒了。

我們站在窗口,抬頭望了一眼城市的星空,天上的星星也沒有小時候在榕樹下看到的那麼亮了。

王朔說:「現在想人間,能讓我想起來光線如雨的,都是人齊的時候,父母年輕,孩子矮小,今天還在遠方。穿什麼衣服不重要,好風水,就是該在的都能瞧得見。」

從前說過永遠的朋友,好像過了許多年後,慢慢都走散了。

親人們也慢慢變老了:

媽媽變得越來越愛嘮叨,爸爸的動作也越來越遲緩;

小武叔叔做起了生意,沒有時間再打撲克;

建順大伯忙著養殖場,也不聽收音機了;

榕樹下那些滿頭白髮的老人們,早就一個個都走了;

連那棵老榕樹,也顯得有些蒼老了......

那時候榕樹下的我們,每天都在期盼長大,可如今已經長大後的我們,卻開始懷念起小時候的時光。

很多年以前,我們盡情揮霍,盡情享受,以為那只是最稀鬆平常的一個夏天。

很多年後,我們才發現,原來那些回不去的時光,才是最珍貴的懷念。


參考來源:今日頭條

編輯精選推薦 More +